温庭筠《菩萨蛮》

2021-03-28 趣诗词网-唐宋词赏析 https://www.qushici.com



菩萨蛮

温庭筠

小山重叠金明灭,鬓云欲度香腮雪。懒起画蛾眉;弄妆梳洗迟。

照花前后镜,花面交相映。新帖绣罗褥,双双金鹧鸪。

花间词派的鼻祖温庭筠,是我国词史上第一位致力于词的创作的文人,《花间集》存其词六十六首。他的词,多言闺情,辞藻华艳,向来以秾丽香软见称。这首《菩萨蛮》就是一首典型的艳词。词以闺阁为背景,写一位女子晨起梳妆、穿衣的情景,内容并不复杂,但却为我们勾画出了一幅色彩浓艳的唐代佳人图。

词的上片,从实中落笔。“小山重叠金明灭”,写环境之富丽。“小山”,即屏风。叶嘉莹说:“然不曰‘小屏’,而曰‘小山’者,‘屏’字浅直,‘山’字较有艺术之距离,且能唤起人对屏山之高低曲折之想象也。”(《迦陵论词丛稿》)这个看法是正确的。小屏风是当时女子枕边的一种摆设,刻有金碧山水,故也称“山屏”。“金明灭”三字,显示出作者对景物细微差别的敏感。你看,朝日初升与画屏之金碧相映生辉,闪烁不定,忽明忽暗,愈显出屏山的高低曲折来。有了首句的环境烘托,接着“鬓云欲度香腮雪”一句,便极其形象而又自然地推出女主人公:她那散乱的鬓发垂拂着擦满脂粉的脸颊。“香”是嗅觉所感,言其气味;“雪”是视觉所感,言其颜色。“雪”字在这里名词变形容词,与“香”字一同形容“腮”字,虽未免有些俗软,但就刻画人物形象而言,还是十分精妙的。“香腮”之洁白与“鬓云”之乌黑相映衬,也能给人以自然、美丽、鲜明之感。“欲度”二字下得很传神。“欲度”乃“欲遮”之意,然“遮”字似平直,“度”字却富有一种飘动感,使人联想到鬓发的动态。这是化静为动的写法。“懒起画蛾眉,弄妆梳洗迟”二句承上句,写这位女子起床开始“弄妆”,用一“懒”字、一“迟”字,既表现了美人之娇慵的姿态,也透出一点点孤寂无聊的心绪,堪称点睛妙笔!

下片写妆成之后的情景。“照花前后镜,花面交相映”,这位女子梳妆完毕,接着便用两面镜子前后照了又照,看看头上的花插没插好,那美丽的脸和头上的花在镜中交相辉映,显得更加美丽。妆成之后她那自我欣赏的神态栩栩如生,跃然纸上。结尾两句:“新帖绣罗襦,双双金鹧鸪。”这些使人目迷五色的辞藻粘在一起,只形容一件罗襦,极见其精美华丽。同时,美人之爱美之心,亦可想而知了。

由以上分析看出,这首词描写的是一位华贵佳人的形象。全词画面鲜明,形象生动,在浓丽的色彩和华美的词藻里边蕴含着极深的思恋之情。

其次,词中通过人物的容貌、体态、服饰,揭示其微妙变化的内心活动,而词之场景则始终没有离开闺阁,艺术手法是很高妙的。

此外,此词在用韵上也很讲究,如“照花前后镜,花面交相映”两句用了五个响亮的去声字,又正当换头处,使之与音乐相配合,歌唱时显得跌宕多姿,极富声情的和谐之美。

今日更新
今日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