晏殊《破阵子》

2021-03-28 趣诗词网-唐宋词赏析 https://www.qushici.com

晏殊

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,日长飞絮轻。

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。疑怪昨宵春梦好,元是今朝斗草赢,笑从双脸生。

这首词,黄昇《花庵词选》题作“春景”,而实际上是以暮春景色为背景,生动地描绘了采桑少女戏乐之情景,笔调轻快,画面生动。

上片写景物之美,有声,有色,有动,有静,写得十分传神,为人物出场作铺垫。

“燕子来时新社,梨花落后清明。”开首点题,写梨花已经飘落,节令接近清明,燕子在新春的社日便飞回来了。“新社”,即“春社”。社是古代祭拜土地神的日子,分春社和秋社,春社在立春后、清明前。燕子是一种候鸟,一般燕子在春社时从南方飞来。南宋杨万里《春晴怀故园海棠》诗中有“一年过社燕方回”的句子。词人写春景,精心择取了最富有时令特征的景物“燕子”、“梨花”,让具体可感的形象来说明,给人以真切之感;两句中又用一“来”字和一“落”字,堪称传神之笔,写出了景物的动态,使读者仿佛听到了春回大地的脚步声,看到那体态轻盈的春燕展翅飞来,而那雪白的梨花,却因节气已过,纷纷落去。

“池上碧苔三四点,叶底黄鹂一两声。”这两句写“仲春”之景,一句一景。先写春水池塘,点缀着那么几点青苔;后写密林深处,不时传来几声黄鹂的歌唱。这两句和开头两句一样,用的是七言对偶句式,尤其是句中数量词的运用,具有“画龙点睛”之妙。“三四点”,言其少而小,见出词人观察景物的细致,仿佛点数过一样具体、详细;“一两声”,则言其早而少,说明是偶然啼叫,其表现手法有似杜甫的“两个黄鹂鸣翠柳”(《绝句》),但细加体味,似乎比杜句更为含蓄、传神。为了把春景描绘得更加完整、迷人,词人还精选了一个极有色彩的“碧”字,与“黄鹂”的“黄”字相对,使之有声有色,有动有静,所谓“诗情画意”,于此可见。

“日长飞絮轻。”这句写春末夏初的时节。所谓“日长”,是说春之后,白昼一天比一天转长。所谓“絮”,即柳絮,也叫柳绵、杨花。词人写暮春之景,选取了随风飘荡在空中的柳絮,并用“飞”、“轻”二字,一“飞”一“轻”,写尽了柳絮杨花悠悠而飞,轻轻而飘的景态。柳絮在空中飞舞,显示出清和的景象。此歇拍(上片结句)将上面几句所写情景一起烘托了出来,燕子、梨花、碧苔、黄鹂、飞絮,看来似乎是极其常见的自然景物,但经词人稍加点染,便成了一幅“春光烂漫图”。

下片由上片春景过渡到写春景中的人,给这幅美妙的春色图中注入了青春的活力,格外显得生动、迷人。

“巧笑东邻女伴,采桑径里逢迎。”一群天真活泼的采桑女子出场了。在我国古典诗词中,描写春日女子采桑的作品也并不少见。如《诗经·国风·七月》里就有“女执懿筐,遵彼微行,爰求柔桑”的描述,但那些女子除了辛辛苦苦的劳动之外,还得时刻担心被公子哥儿抢去污辱,“女心伤悲,殆及公子同归”。而这里,词人给我们描写的是女子春日欢天喜地地劳动、游戏的情景,到处充满着笑声,充满着乐趣。你看,居住近邻的姑娘们,在采桑的小路上相会了,她们成群结伴,巧笑相语。“巧笑”,语出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“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”,形容笑得很美丽。“巧笑”与“逢迎”,一写风姿,一写行动,生动而细致地刻画了采桑少女天真娇媚而又热情友好的情态,达到了“此中有人,呼之欲出”的艺术境界。读之使人有似曾相识之感,仿佛看到了她们的音容笑貌。

“疑怪昨宵春梦好,元是今朝斗草赢,笑从双脸生。”这是倒装句。这里,词人纯用旁观者之言,描写女子斗草得胜之乐。先写她们兴高采烈,满面春风,“笑从双脸生”。这不免要产生疑问,难道是她们昨天夜里做了一场好梦吗?等到仔细一了解,才知道“元是今朝斗草赢”。“斗草”,是古代妇女的一种游戏。斗草获胜了,当然很高兴,不免喜形于色,脸上显出“得意”的笑容来。这样写来,着墨不多而人物的神态、心理和音容笑貌历历在目,给读者以深刻的印象。

统观全词,作者不但给我们精心绘制了一幅美好的春色图,而且写出了富有诗意、充满朝气的生活美,基调明朗、健康,风格清新、朴实。这首《破阵子》词在晏殊的作品中是很难得的。

今日更新
今日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