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清照《声声慢》

2021-04-03 趣诗词网-唐宋词赏析 https://www.qushici.com



声声慢

李清照

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
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!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

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!
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

 

这首词是李清照后期词中的杰作。南渡以后不久,她的丈夫赵明诚便去世了。国破家亡的痛苦以及颠沛流离的生活,使她受尽了煎熬。《声声慢》词就是在这种境况、这种心情下写成的。词人以沉痛的抒情笔调,通过平常的生活细节,将自己心中的忧愁和哀伤尽诉如倾。先看开头几句:

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。”入手连用十四个叠字,分三层写,由浅入深,层层递进,一下子就点化了整首词愁情伤感的格调。真是出语惊人,笔力非凡。“寻寻觅觅”,形容心神无主、若有所失的样子:她像是失掉了什么,又像寻找什么。然后,寻觅的结果却是“冷冷清清”,找不到一点精神上可以寄托的东西,所有的只是空寂冷清的环境。与其说是写环境,倒不如说是由环境感染到心情,透露出作者寻而未得之后的痛苦、失望和寂寞。而“凄凄惨惨戚戚”一句,则纯属心态描写,可谓是直抒胸臆了。凄,就是凄凉;惨,就是惨痛;戚,就是悲戚。以上三句,连叠七字,且属齿音,像是一串感喟,吐出词人压在心底的种种哀愁。大家知道,李清照前期的词也曾抒写过愁苦之情,但那只是轻淡的春愁、离愁、个人之愁,而这里所写的则是死别之愁,永恒之愁,个人遭遇与亡国之痛交织在一起的愁,因而更为深沉凄绝,感人至深。接下去四句又进一层:

“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!”这是通过眼前生活叙写“凄凄惨惨戚戚”的愁情。“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”,本意是说由于环境不佳,情绪不好,以致身体不适,但在字面上却归于天气“乍暖还寒”,用意含蓄委婉。“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、晚来风急”,不说以酒浇愁,却说几杯淡酒,不足以抵挡晚上刮来的急风。与上文一样,这两句写得也很含蓄,并将起首十四叠字所表达的感情继续延伸,收到了情在词外的艺术效果。下面三句以景收束上片,转入惨淡的秋景描写:

“雁过也,正伤心,却是旧时相识。”正当词人的满怀愁绪无法驱遣的伤心时刻,一群征雁从天空飞过。这些传递书信的大雁,是从北国故乡飞来的,又是“旧时相识”,曾经替自己捎过信的,这看似可以给词人带来一点什么家乡的消息,可是如今家乡已经沦陷,尤其是“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”(《一剪梅》)的爱人已经去世,只能“一枝折得,人间天上,没个人堪寄”(《孤雁儿》),折了一枝梅花,想要寄给自己所思念的人,但是能寄的地方都没有了。所以,此时“雁过也”,不但没能给词人带来一点慰藉,反而使她更加伤心。

如果说上片是通过广阔的空间中的一些寻常事物,层层推进,似浅而深地把词人“凄凄惨惨戚戚”的愁情渲染得十分浓厚的话,那么,词的下片则是从狭小的院子周围的景物落墨,进一步铺叙这个“愁”字。

  “满地黄花堆积,憔悴损,如今有谁堪摘?”“黄花”,即菊花。《礼记·月令》中有“菊有黄花”之句。这三句写词人望断征雁之后,转而低首俯视,只见菊花都已枯萎零落,满地堆积,如今还有什么可摘的呢?这里写出了一片花叶凋落的景象。“憔悴损”,既是写“黄花”,亦是比拟自己。此三句,一句一转,将词人悲苦的心境放在急促转折中越写越深,不断推进。如此哀飒的景物,如此孤独无依的处境,使她徒增痛苦:

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!”“守着窗儿”,即坐在窗前。“独自”二字,见其孤单。“怎生得黑”,是说怎样才能熬到天黑?这两句,形象地表达了词人百无聊赖、度日如年的心理状态。“黑”字属于险韵,极其难押,而这里却押得既沉稳又自然,足见作者功力之深。张端义《贵耳集》说:“‘黑’字不许第二人押。妇人中有此文笔,殆间气也。”此评甚是。在宋词中,可以与之媲美的只有辛弃疾的“马上琵琶关塞黑”(《贺新郎》)之句。“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”,用语平易,写的又是普通的日常生活,但却典型地表现了词人晚年孤苦无依的景况,因而受到词评家的极赏。彭孙遹《金粟词话》说:“李易安……‘守着窗儿,独自怎生得黑’,皆用浅俗之语,发清新之思,词意并工,闺情绝调。”这评价是很中肯的。

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、点点滴滴。”这是以雨声来写愁:好不容易守到黄昏,偏又下起雨来,这雨点打落在梧桐叶上,点点滴滴地响着,真使人不忍闻,有说不尽的凄苦酸楚。“梧桐更兼细雨”,刻画的就是这种心情。“点点滴滴”的双声字,写尽了词人在黄昏梧桐细雨声中的茕独凄惶之感,真所谓“一字一泪都是咬着牙根咽下”(梁启超《饮冰室合集·中国韵文里所表现的感情》)。茅暎说:“连用十四叠字,后又四叠字,情景婉绝,真是绝唱。”(《词的》)词末,以反诘的语气收束全篇:

“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?”“这次第”是宋代口语,即这般光景的意思。“了得”的“了”字,是动词,有“包括”之意。这两句意思是:这种光景,怎能用一个“愁”字概括得了呢?是的,南渡以后的时光,李清照是在辗转流离中度过的,其间国破、家亡、夫死、藏书丢失等一连串打击,使得这位孤苦伶仃的女词人悲愤难当。这一切确实不是一个“愁”字能包括得了的,但又完全凝聚在这个“愁”字上。词以“愁”字收住,不仅照应了篇首,又隐括了词人颠沛流离的后半生。真乃绝妙之笔!

总的来看,这首词主要是抒写作者南渡以后的孤独心境,调子未免过于低沉,但这种情绪是由她晚年遭遇种种不幸后引起的,低沉之中微露愤激之情。它反映了许多不幸的妇女在动乱年代的共同遭遇,不同于一般文人的无病呻吟,因而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。

在艺术表现手法上,这首词的一个最大特色,就是成功地运用了叠字。如上片开头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”,连叠七字,下片又有“点点滴滴”两叠,都恰到好处地表达了词人难言的沉痛心情,因而赢得了人们的交口称赞。张端义《贵耳集》说:“此乃公孙大娘舞剑手。”徐《词苑丛谈》说:“真似大珠小珠落玉盘也。”这些评语都充分说明这一连串叠字用得出奇制胜而又自然妥帖,毫无斧凿之痕。元人乔吉曾仿此连用二十八叠字凑出一篇《天净沙·即事四曲》之四:“莺莺燕燕春春,花花柳柳真真。事事风风韵韵,娇娇嫩嫩,停停当当人人。”可惜手法拙劣,纯属文字游戏,岂能与清照此词媲美!无怪乎清人陈廷焯要说它“丑态百出”(《白雨斋词话》)了。

此外,作者还选择了许多舌音和齿音字。全词总共九十七字,而用舌、齿两声者竟达五十七字之多,尤其是末尾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点点滴滴。这次第,怎一个愁字了得!”二十多字里舌、齿两声交加重叠,看来是故意用啮齿丁宁的口吻来表达自己忧郁惝怳的心情,使人读来感到声调急促顿挫,如闻哽咽。没有极深的生活体验,没有极高的艺术技巧,是写不出这样顿挫凄婉、声情并茂的好作品来的。

今日更新
今日推荐